幾月的鳥兒鳴叫是悲傷的,多少鳥兒飛出了叢林不想家的,多少鳥兒又在它林生悲呢,沒有多少人理解其中的惆悵,有時候用話語表達不出這愁悶的心傷,只能聽著顫抖的呼吸聲來作為曲桑,悲傷卻如同殺手一樣的猖狂,在不知不覺的時候卻賦予淒涼,或許說是自己找的罷了,也然不是澳門自由行借口。

站在馬路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