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曼一影竟窈窕。攜你入夢紛杳擾,夢裏踏魂情難消。靈魂在夢裏舞步,花開說不出理由,我象在竟享那美麗孤獨,在那棧橋路上,把愛傾訴。似抬一路的花瓣給你,似執一份淡淡的清歡悲述,象在撫琴弄簫,為你唱一路情歡,為你彈夢裏江南,卻看不到蕭條的雨巷,也見不到你彳亍的身影,任一湖清水蔓延流瀉,飄雨如歌。

站在馬路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