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個假期,只是多了一天而已。不同的顯赫植髮是,假期中多了端午節。放假第二天,似乎和平常沒有什麼區別,不過就是上網,睡覺,看小說,吃零食。中午沒有睡覺,看了一中午動漫,下了網,坐在床上,翻看以前的日記和別人的留言。似乎,又回到了那時候。心情被感染的僱傭服務不太好。

就在剛剛,大概七八分鐘前,在陽臺的媽媽突然叫我,我放下手邊的事,走到陽臺。正在照鏡子翻看自己的頭髮的媽媽讓我幫她一個忙,說是讓我取下冰箱上的鑷子。我很好奇媽媽會用它來幹什麼,我帶著這分好奇,取下鑷子,遞給媽媽。媽媽接過後,又對我說,讓我幫她拔白頭發。隨後媽媽走到亮處,蹲下,然後把鑷Domestic Helper子交給我,在我撥弄著媽媽的頭髮,幫她找白髮時,媽媽提醒我,只將顯眼的拔掉就好了,說著,自己撥弄了一下頭髮,似是在喃喃自語:“奇怪,上星期剛剛拔掉的白髮又長出來了,還那麼顯眼。”我的表情有一些凝重,將那種不好的情緒丟掉後,開始專心地幫媽媽拔白髮。

真的好女傭多,雖然不長,但卻白的刺眼。在我拔的過程中,媽媽不經意的說:“唉,還沒看著你長大,媽媽就老了。”媽媽又照照鏡子,說:“這麼多白頭發,真的老了啊!”

我頓時鼻子一酸,媽媽為我操心都操白了發。媽媽明明才四十出頭啊,並不老啊,爸爸和媽媽差不多的年紀,甚至爸爸的歲數比媽媽還大,可是爸爸沒有一根白頭發啊。裝作不在意的樣子,卻又忍不住拿起梳子幫媽媽整理頭髮,努力忍住淚水,強迫幾乎奪眶而出的淚水流回去,轉身,放下梳子。

現在媽媽正在切菜,一邊切,嘴裏還在念叨:“你要多吃綠菜啊。”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站在馬路上 的頭像
站在馬路上

——站在馬路上的部落格

站在馬路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