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火辣辣的太陽照在大地上的時候,陽光cooling towel就不再是溫暖了。它象一個火球,從清晨的薄霧裏透出圓圓的形象,就開始一束一束地釋放著熱量,天邊都被它烤地發了紅。涼爽了一夜的土地,還沒有將餘熱散盡,就又開始被這火球烘烤上了。

樹木是沉重的,有著沉重的綠,也帶著沉重的心情,去接受這陽光的照射,誰能體會到這樹木在這般強烈的陽光下,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!那花那草那光禿禿的山崖裏,繡滿著的酸棗樹和那荒野裏土生土長的花草,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!它能象人類象動物那樣躲進陰涼,逃離這冷氣機滴水火球的烘曬嗎!它不能。那它究竟是怎樣與陽光在交流這種熱情的?

正當午時,陽光是直射的,直射的陽光熱量最大。你可以在地面上感受這如火般的熱浪,它能灼燙你的腳,灼痛你的肌膚,就連地面也在散發著絲絲的熱氣。你是看到了那股股熱氣象水的波紋在往空中升騰,土地都在顫抖,顫抖得眼前的景物都開始有了抽象的幻覺,象海市蜃樓一般不那麼真實了。

你說,這大地瑪花纖體是痛苦還是愉快?若是痛苦,它又怎麼擺脫這種苦難呢!忽兒就想到了水,水火是不相容的,從地心裏湧出了熔岩,幾千度的熱就將石頭化成了流動的水,它能所向披靡,樹木、村莊甚至人類,它都可以熔化為水,可當它遇到了海水,便急速地凝固成石頭,海水可以讓它滾燙的心冷卻下來。

那麼在土地與陽光的對峙中,又是誰在保護著土地呢!是水。試想缺了水的土地,它就會乾涸,接著便是乾裂,遇到這火球的日子,用不了許多時日,土就開始粉塵了,變成了沙,成了終日搬屋流浪的沙漠。這是陽光的傑作,是風的傑作。可一旦有了水,這個世界就是另一番景象:山清水秀,綠草茵茵,有森林、湖泊、草原、藍天、白雲,有湖中的魚,天上的鳥,草原上的野兔,都市裏的人以及同人類一起生活著的各種動物。

這麼說,水一定是偉大的,它是這個世界裏的上帝,它不像人類崇拜的那個上帝是那麼的虛幻和飄渺,它是實實在在的東西,能看得見摸得著。它不像亞當和夏娃用故事在創造人,它是生命的母親,當地球上生命產生的那一瞬間,就是在它的子宮裏孕育成的,有了這種生命,才有了人的生命,幾百萬年過去,人從爬行到直立行走,到現代發達的人類,哪一步能離它而行呢。

人類以外的一切有生命的物體,都是在水中才繁衍生息的。不同的是魚在水中才有了活躍,而水在鳥中,鳥才能飛得更遠。這才想到了樹、草和花和黃土塬邊的酸棗樹,它們只所以能夠抵抗酷熱的陽光,是它們都帶著一身的水,而這水又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,因為它們依靠著大地,大地給了它們生命的養分,讓它們由種子變成了一株苗子,又從一棵樹苗長成了參天大樹,這些養分是大地供給的,而養分的輸送卻是水的功勞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站在馬路上 的頭像
站在馬路上

——站在馬路上的部落格

站在馬路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