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去,幸福對於我而言,就像夢一場,我很久都無法敞開心扉。或者,所有的隱隱作痛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得不痛不癢。但是,少年郎,你在我心裏,卻是永遠無法割捨的命周向榮醫生裏相戀。我的心,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,那個少年郎,卻用他的時光,將我水火不容的心化為溫暖和感動。

流轉的目光,蕩起歲月的浮影;一盈清風,瀲起一段幽幽的往事;一裘濃情,卷起一縷惆悵。一段愛,擱淺在被淚水縈繞的夢中。痛的深了,便會中了愛情的蠱。錦什年華,逃不脫情深緣淺。一顆心,怎會拴著茫茫塵世裏的那段情緣。愛也殤,放也難,愛情的素箋,怎能訴盡一個完美的愛戀。可是那個純白的少年郎,你可否明瞭,我宿命不敵,但卻一直用真心換真情。

孤獨周向榮醫生的心,獨舞在我的指尖。揮墨成淚的眷戀裏,難訴衷腸。紅塵如夢一般虛幻,夢斷成煙,嫋絮流年。依軒撫弄時光的影,目光追逐在情感的世界裏苦苦掙扎。你如虛幻的無,總能讓我目不能及。愛情的路,被鋪滿思念的痛,文字作深深淺淺的腳印,一輩子,一生情,望斷天涯,獨守淒涼。

那一世,你是花妖曼珠,我是葉妖沙華。浮生若夢,在夢中,你是純白的雪蓮,我是妖豔的彼岸花。你白衣如雪,我妖紅似血。你婷婷盛開在天山鏡月池上,我默默獨守在黃泉幽冥彼岸。這一世,對你的癡戀終將是我周向榮醫生命裏的劫。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彼岸花開,血染殘紅,愛已成空,落花成塚。醉笑三千,只願陪君一飲而盡。純白的時光,請不要帶走我命裏的少年郎,即便終究一天,春衫薄,我還是想留住他。

清風淡淡起,我心微微疼。這幾天,開始失眠了。以前十一點過後睡覺的習慣,現在淩晨以後都無法入睡。偶爾從夢中驚醒,都有你的影子。那個少年,你是否也在想念那個女子。是我習慣性的想你了。2013年7月開始,我懷念的是這樣的溫暖,背道而馳的感覺,我不想再去品嘗。因為Dr Max好唔好實在太過心酸。

如果可以,請讓我預支一段如蓮時光,哪怕將來有一天加倍償還。這個雨天何時會停歇,無從知曉。但我知道,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少年郎,我不要你做涼薄的少年郎,我要你做個快樂的少年郎。謝謝你,我命裏的少年郎,讓我能夠,用命去珍惜你。也讓我懂得了,如何用命去愛一個人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站在馬路上 的頭像
站在馬路上

——站在馬路上的部落格

站在馬路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