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蓮荷,我有一份說不出的鍾情dermes, 想著在朗月清風下,青青的池塘,蓮在水中央,我在水一方,我知道,你就在離我不遠處,看荷與蓮細細的呢喃;看魚兒與碧水輕輕的纏綿;看雨滴滴落清池,化著碎鑽點點。絮絮的低語裏,都是深情厚意。

六月,我的夢裏夢外,都在等待著蓮荷的盛開,即便是在沒有星月的夜裏,也有暗香湧動。喜歡在這樣的夜裏想你,回想一起走過的點點滴滴,那些溫暖的情節與碎碎的絮語構略成一條清澈的溪流,緩緩的淌在我的心裏。

月色溫婉,琴聲悠揚,心靈漫步於時光的彼岸,在淡淡的清風裏,承接一種叫做相守的清歡,一種情懷,在月下獨舞。思緒,在涓涓流淌的清韻裏,不肯離去。指尖的記憶,沾染著眉心,薰染了六月的花巷。

把如煙的往事放逐在唐詩宋詞裏,用深情潑墨心動的章節dermes,在脈脈的目光中,靜守不滅的情緣。那一紙素箋上寫滿了曾經的溫暖,可知,明媚的憂傷,一瓣一瓣落滿眉間。一朵柔美的念想,穿越千裏的煙波,翻飛絲絲縷縷的心事,結繭成綿綿的相思。

是六月的荷風,氤氳了層層疊疊包裹的夢,才潤濕了幾近枯澀的心蕊。沉睡了千年的蓮子,終於,在心裏開出一朵素潔的花來。清香遠溢,淩波翠蓋,池塘中吐紅搖翠。站在花中央,層疊的情愫,漫過荷塘,花為誰香?一縷幽香漫過心田,一些久違的畫面,驀然就溢滿心海。我是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蓮子麼?一念間,仿若在夢裏,期許著,你恰好來,我恰好在。我知道,今生會有一個與我同老的人,在煙水之湄候了我千年。夢若心蓮,清如水,淨如月,靜寂又宛然。

安靜的坐著,就在雨落下的某個時候,無言的寂寞著,心似蓮花dermes。於是我把孤單與寂寞一併收起來,讓深深淺淺的心事在靜夜裏氤氳開來……有時候我們不需相約,只需給彼此一點溫柔。懂得你,所以從不奢求風花雪月般的浪漫,也不會奢望與你朝夕相伴。懂得如水的情懷,是一顆溫婉的心,一種難言的柔,一種情濃時的潸然淚下。

輕拾月光,聽風聲繾綣,時光裏的暖香化作筆尖的詩行,如刹時花開。你說,心裏若是有花,每一處都可是花園。我說,心裏若是有你,這世間絕美的風景,遠望近觀,都有沉醉的美。光陰的路上,我們沒有太多的幽怨和遺憾,落入紙上的是一段段溫婉清淡的時光,在清風朗月下,看荷有情,看水有意。那些相伴走過的日子亦是生命裏的精彩。感念,歲月不老,你安好,我依然。

創作者介紹

——站在馬路上的部落格

站在馬路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