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月的鳥兒鳴叫是悲傷的,多少鳥兒飛出了叢林不想家的,多少鳥兒又在它林生悲呢,沒有多少人理解其中的惆悵,有時候用話語表達不出這愁悶的心傷,只能聽著顫抖的呼吸聲來作為曲桑,悲傷卻如同殺手一樣的猖狂,在不知不覺的時候卻賦予淒涼,或許說是自己找的罷了,也然不是澳門自由行借口。

這一切使我變的很累,我無處躲藏,那是生活的逼迫,然而我卻想放下一服務式住宅 切,但心有顧慮,那麼談什麼放下,所有都是幻境,每個人都在試著走出幻境,但被生活所迷惑,這一切活著就是折磨,一路走來經曆太多風雨,可看到太多不順,卻也不能勉強自己,也就這樣活下去。

我拼命的尋找那份執著的堅持,讓自己永遠不會改變,但回憶著舊事時卻感到哭泣,當水光槍年的自己還是那麼純真,卻如今變得不再認識自己,這社會,這生活,都在為自己而堅持的活下去,或許說每個人的堅持不一樣,也或許說每個人想活下去的理由不一樣。

這生活似乎有什麼壓著我喘不過氣,不是東西,也不存在,只是一種思想,這種思想卻那麼黑暗,卻看不見陽光,一味追求著暗淡與悲傷,這樣一來總是看不到光芒,也尋找不到屬於自己的那份希望,若如心裏所想都放下一切,那樣自己卻好了,可身邊的人就都不好了,因為我活著是為了給他們希望而活下去,卻再也沒別的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——站在馬路上的部落格

站在馬路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