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見萱草花,是在長沙洋湖濕地公園。六月的洋湖公園,風輕雲淡,水碧草青,各色花朵競相綻放,尤以萱草花最多。無論是貧瘠的山坡,還是豐饒的園地,一叢叢,一簇簇,安靜地生長。那些高高擎起的像喇叭一樣的花瓣,鮮豔又明亮。細長堅挺的花莖,蔥蘢厚實的葉片,在微風中頷首,在陽光下翩躚,給婉約江南更添一份清新的田園氣息。

  萱草花,又名忘憂草、療愁草。是一朵象征母親的花。古時候,尤其是大家族的家庭成員,居家都有固定場所,固定的房間。婦女一般住北堂。而成年男子為了事業大多奔波勞碌於外地,無法按時回家向母親請安。為表示安慰和孝順,兒子們就在母親居住的北堂種植萱草花,以解母思兒之煩憂,所以叫忘憂草。因此,母親又稱“萱堂大人”。

  我的家鄉也有萱草花,那是作為一種食物來種植的,小時候我便常常去采摘。當然,那時的我們不知道它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萱草花,而是更為習慣地叫它那個樸素的稱呼——黃花菜。萱草花是詩情畫意的,黃花菜是溫暖、香甜的,貧寒的家境裏,我們只渴盼黃花菜。在那些打滿補丁的日子裏,父母親艱辛勞作後所得的收益,必須是先填飽一家人的肚子,然後才能安排我們讀書識字長見識。知道它忘憂,更深切體會它能療愁是長大以後的事情。所以,萱草花,或者說黃花菜,首先帶給我的是活色鮮香的生活、五彩斑斕的童年,然後才是寫意。

  最是懷念那些采摘鮮花的日子。清晨,坐落在大山深凹裏的小村莊,會與我家灶膛的第一縷炊煙一同醒來。雞鳴狗吠,鳥語啁啾,輕柔清爽的晨風一遍遍在山凹裏回旋。趁太陽還沒爬上山脊,母親會把我和妹妹早早叫起,塞給我們一個小竹籃,讓揉著惺忪睡眼的我們踩著清亮的露水出發,去山坡,去壟地,去采摘父母親種植的一畦一畦的萱草花。我喜歡那些花兒,所以,采摘成了我最快樂的勞動,常常哼著歌兒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一路都是蹦蹦跳跳。最不討喜的是那些早起的蜂蝶、螞蟻,我還未采摘之前它們就已經寄居在花萼裏,或穿梭忙碌或靜坐閑談,將我要采摘的花朵儼然當成了自己的家。有時還這朵親一下,那朵親一下,像個采花大盜般邁著八字步在花瓣上大搖大擺。不過,它們是鬥不過我的,我將花朵輕輕一搖,它們便紛紛落荒而逃。只有膽大的,才敢回頭看我一眼。然後,還是迅速地撤退,留下一個寂靜的世界供我獨享。

  趕走蜂蝶、螞蟻後,我擁著這些花兒,像甩著水袖的青衣一樣咿呀唱將起來。它們是我的仙子,是我的皇後,是我在古裝戲裏看到的頭戴鳳冠,身披霞衣環佩叮當的女子。我不急於采摘,而是先挨個欣賞一遍,像古代皇帝選美那樣一朵朵端詳,一朵朵流連。這些萱草花,很是沉靜內斂,不管我內心如何歡喜如歌,它們兀自迎風而立,與高山為伍與野草相依,和日月牽手,與星星作伴,讓樸素的情感在青山綠水間瘋長,把生活抒成一箋小令,或含苞或初綻,朵朵嬌妍鮮嫩,朵朵清香誘人。我在綠色的細長花柄上輕輕一掐,折斷處會慢慢浸出汁液,滴滴都是濃稠的淚水。我不忍,唯有讓自己的動作輕輕複輕輕。它們是有感覺的,會疼痛,會思念,有決絕有眷戀,這是我後來想到的,是《霸王別姬》裏虞姬看項羽最後一眼的那種眼神給我的啟示。我突然記起,我曾經采摘過的那些花兒,它們都是這種眼神,都帶有這種幽怨。我是個小小劊子手,它們用愛來回報我,我卻用情殺死了它們。我該感到自責才對。

  花朵摘回來後,母親會將花朵小心地揀了又揀,去掉多餘的花柄,趕走深藏在花蕊裏的小蟲子,一排排平鋪於曬扁裏。然後,放到太陽底下曬幹,收藏,便於日後有了肉食時一同燉著吃。這道帶著陽光、花香和媽媽味道的湯菜,就是我們平日裏所吃的黃花菜湯,其實都是萱草花一縷縷的花魂。所以,無論那些日子多么簡樸,它總能給我們帶來希望和憧憬。曬制黃花菜的最後這些工序,母親是不讓我們插手的,怕我們毛躁,揀不幹淨。最多讓我們幹點體力活,幫她搬動一下曬扁。但我忍不住,每次經過曬制萱草花的地方,總要用手指去曬扁裏撥弄幾下,心裏有很多憐惜,為這些明日黃花。

  曬制萱草花的曬扁是竹織成的,也是簡單純淨的草木之心。兩種植物殊途同歸,同樣在花樣年華裏把生命貢獻給了人類。如此說來,萱草花是幸運的,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遇上了竹。或許,前世,竹為男子,打馬京城過,一日看盡長安花。累了倦了,洗盡鉛華,棄了天下,只做一顆青蔥的筍,靜靜地立於鄉間小路。猛一抬頭,與對面的萱草花苞撞個滿懷。萱草花燦然一笑,筍的世界明媚如花。從此,筍執柳笛一支,光陰半盞,獨坐於寂寥處,守候在山野間,聆花的輕言細雨,賞花的綽約風姿。不知不覺中,已褪盡筍衣,長成參天大竹,被制成一只竹曬扁,終於了卻心願,擁抱了萱草花,在塵世裏。

  真是這樣嗎?我不得而知。我這樣想著,只是為自己因采摘了那么多花,愧疚的心找到稍許安慰罷了。祈望故事能有個圓滿的結局,總是人之常情,更何況主角是這么美麗的花兒。很多時候,我們不也被命運這雙大手掐來揉去,直至晾曬在歲月裏無法動彈?花的一生,其實就是人的一生,疼痛是有的,但不是常態。而讓我們津津樂道並願意記住的,往往是人生裏最美好的部分,就像我對萱草花的印象。除了它本身的美麗外,更多的是留在我舌尖上的花之香甜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站在馬路上 的頭像
站在馬路上

——站在馬路上的部落格

站在馬路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