綿綿的秋雨悄無聲息地下著,陣陣的涼氣侵襲著人的肌膚,天真的涼了。今天是二十四節氣中的白露,在我國也稱這一天為白露節,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,我國北方的天氣,一天天地轉涼了,秋天真正到了。

我國古代將白露節分為三候:“一候鴻雁來;二候玄鳥歸;三候群鳥養羞。”說此節氣正是鴻雁與燕子等候鳥南飛避寒,百鳥開始貯存乾果糧食以備過冬。可見白露節是天氣轉涼的象徵。其實不光是百鳥儲備過冬的食物,就是人這個時候開始,也在逐漸地貯存一些過冬食物了,把那些可以晾曬成幹品的蔬菜瓜果鹹魚等,都晾乾貯存起來,以備冬天食用。

記得我小的時候,每到這個季節,就開始幫著大人晾曬過冬的食物了,其實那時也沒有什麼可曬的,園子裏貧瘠的土地上長出的那點蔬菜早就吃沒了,我們只有摘些野菜來晾曬,那個年代冬季沒有新鮮蔬菜,能有幹野菜也算不錯的了。可供晾曬的野菜主要有兩種,一種是我們稱之為的馬薺菜,一種是野茴菜。最好的還是野茴菜,就是現在的冬季市場也有賣幹野茴菜的,當然了,現在的人們是吃多了大魚大肉,用此當作解油膩的珍品了。而那些年,這些野菜卻是人們冬季主要菜肴,人們早就吃厭煩了。

記得有一年,我跟弟弟們摘的野茴菜晾乾後,冬季煮爛後蘸醬吃,把我們都吃的渾身腫脹了起來,大人們承受能力大,比我們多少好些,後來找其原因,原來是我們把有毒的野茴菜都給摘了回來一起晾曬,吃了有毒的野茴菜導致了渾身腫脹。後來大人們告訴我們,那種有毒的野茴菜,長得都很好看,菜心都是粉紅色的,這樣的野茴菜不能吃,再以後我們都知道了怎樣採摘野菜了。

古時的文人墨客描寫白露,大多是寫白露過後天氣轉涼和晴好的為多,但此時,季節交替,加上陰沉沉的天,綿綿的秋雨,總讓我有些傷感,不禁聯想起《詩經。蒹葭》裏的“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,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”千古傳唱的詩句。這首唯一以白露為題材描寫愛情的詩歌,表現了詩人追求心中的佳人而不得,眼看著那個人宛如在水中央,心中如同白露結成了冰霜,透出了哀婉和悲涼。那在水一方的伊人,或許是你的故交,亦或是你的紅塵知己,人生總是有太多的遺憾,當你尋尋覓覓,在茫茫人海中追尋一種靈性的寄託的時候,卻只能遙遙相望,獲得的卻是苦苦的思念和無盡的牽掛。伊人在水一方,伊人在夢的他鄉,有太多的故事演繹出了人生最美好的嚮往,即使哀婉,也是絕唱,即使悲涼,也是空靈。

我喜愛秋天,秋天有它獨特的美,即使如絲的秋雨給人帶來了傷感,也是一種憂傷的美。看那如同千萬條斜線一般的雨絲,滴滴敲打著寬大的樹葉,幾只枯黃的葉片在秋雨的敲打下,簌簌地、悠哉悠哉地飄落了下來,如一葉扁舟在波浪的助推下,停靠了岸,完成了它生命最完美的綻放。當行人漫步在秋葉散落的幽徑上的時候,腳下踏著唰唰作響的落葉,是否想過它生命的輝煌?不要為落葉而傷感,白居易的“春風桃李花開日,秋雨梧桐葉落時”太過傷感,給人一種如同隔世的滄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站在馬路上 的頭像
站在馬路上

——站在馬路上的部落格

站在馬路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